互联网

学霸B站,风口下喜忧参半

来源:钛媒体    作者:      2020年02月26日 10:59

导语:2020年,这个因疫情而延迟的开学季,线上授课面临的是近3亿学生的学习需求。

2020年,这个因疫情而延迟的开学季,线上授课面临的是近3亿学生的学习需求。

各大互联网平台应声而动。BiliBili(以下简称“B站”)也推出“B站不停学”专区,这是B站的学习生态在旺盛需求的推动下,又一次加速进化。

但狂奔背后暴露出的问题与压力也与日俱增,学霸B站,迎着风口,却喜忧参半。

B站上的网课竟然最及时、最合适?

疫情之下,中小学生开始网上复课。赵小云的大女儿,刚好来到了四年级下期,按她的话来说“这是小升初的一个重要阶段。”

其女儿所在学校的复课形式是老师布置一周学习计划,推荐微课视频,让学生自己学习。

陪着孩子上了两天微课之后,赵小云发现了问题。

拿老师推荐的语文微课APP为例,有一个一直没有更新小学四年级下的课程,而另一个微课主要是以动画形式呈现,上课基本就是朗诵完课文就结束了。剩下的时间就是孩子和家长一起自学。

赵小云觉得这样的学习方式效果太差了,于是她开始放弃老师推荐的微课,自己在网上寻找适合孩子的课程。

一开始,她在朋友推荐的广告中,找到了新东方跟人教版教材同步的直播课,但是上了两节后发现,跟教材同步的课程每两天更新一节,跟不上学校老师要求的教学进度。

然后,她在网上试着找了很多平台,要么是找不到课程,要么是课程有一节没一节的,再有就是网课讲解实际内容并不与教材匹配……

然而最后,她竟然在B站找到了满意的网课——“B站上的网课最及时、最合适”,一节课40分钟,会根据教学的课时分成几小节。除了与女儿在学的教材完全匹配,一节不少,该网课还是模拟线下课堂的模式,有老师有学生,真人互动。

“在陪她上完第一节课之后,其他的课她都自己可以上了。”在赵小云的认知中,B站一直是主打年轻人娱乐以及猎奇的视频平台,因此,这次在B站上找到了满意的小学网课也让她对B站刮目相看了,随后她把孩子的数学课也安排在B站上了。

2月10日,72岁的著名神经生物学家和生物物理学家,现为中科院院士的蒲慕明教授,在B站进行了首次直播授课。这是B站在疫情之下开设的“B站不停学”专区中的精品课程之一。

锌刻度发现,在这个专区中,免费的网课很丰富,不仅有施一公、颜宁等专业领域国内头牌的大师课程,还有各大名校包含大学、中小学的全科同步及精品课程,资源丰富程度胜过很多专业线上课程平台。

而在从网课中的弹幕和课后的留言中,锌刻度看见,相关的学习爱好者和学生们在认真做着学术交流,求答疑以及互相交换学习笔记。

浓烈的学习氛围,让人觉得B站变了?

其实从2017年起,B站就逐渐成为众多年轻人学习的地方,以#study with me#为核心的陪伴式学习模式,成为其转向学习型平台的切入点。

而在接下来的探索道路中,B站用户的年轻人属性,释放出了强大的学习需求。有许多网友在B站刷课来进行期末复习,也有科学爱好者熬夜看国际国内的科技大咖们的精讲课程,还有学生党表示自己靠网课自学编程,成为了一名程序员……

截止2019年上半年B站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已有近2000万人在B站学习。被B站用户称为#study with me#的学习直播,已晋升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。

而B站的在学习上的表现,获得了人民日报、央视网等媒体点赞,中国共青团网就在其微博发声:“我在B站看番,却在B站学习?这届年轻人爱在B站学习。”而在百度、知乎等互联网平台上,也有很多关于B站网课的相关问答和课程分享与探讨。不难看出,让B站在教育学习领域已经占据重要位置。

目前,B站的学习热情,在疫情之下又更进一步激发。一位B站的资深粉告诉锌刻度,现在由于高校延迟开课,因此他已经成了一边在B站扮演鬼畜青年,一边跳进学习区去刷英语四六级考题讲解和线性代数网课的学生党。另一位高中学生对锌刻度说:“疫情期间,还有人做了如何在B站收看网课的相关攻略,对于课后复习,超级实用。”

版权问题仍需重视

学习内容既丰富又全面是真,但内容存在版权侵权问题也并不假。

2月22日,锌刻度通过黑猫投诉平台发现一名用户投诉称“B站未审核视频,导致盗版视频泛滥”,并附上相关视频截图。随后锌刻度在B站上通过搜索关键词的方式找到了该用户所指的一系列视频。

搜索结果显示,该系列视频出自各个不同的个人UP主之手,通过搬运的方式提供免费学习资源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锌刻度发现,在这些视频的评论区几乎都围绕着一件事展开讨论,那就是不要收藏视频。

个人UP主私自搬运的学习资源或侵权

事实上,B站UP主几乎都会在视频内容中提到希望大家一键三联,也就是点赞、投币、收藏,这些数据会影响UP主的视频的推荐权重。而在这类搬运视频下,UP主却告知大家不要收藏。

原来,这类视频一旦被收藏过多,就会引起平台注意,随后不久便会下架。“我前前后后已经换了5、6个UP主了,麻烦大家不要点收藏行吗!”一位B站用户在评论区颇为不满地留言。

同时,不少人还给出了隐藏的收藏方案,就是点击“稍后再看”,视频就不会找不到了。

不过显然,这类视频的内容版权是存在问题的。对此,锌刻度向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、网经社-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进行了咨询。

对方表示,个人UP主若未经权利人授权使用其作品,则构成著作权侵权。其中,个人博主构成直接侵权,而B站作为信息存储空间提供者是否构成帮助侵权,通常依据通知删除规则处理,即权利人向B站发出侵权通知后,如果B站未采取删除侵权内容等措施,则需要对个人博主的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责任。

但是,如果B站对于个人博主的侵权行为属于明知或应知的除外,比如对于个人博主上传的内容进行了编辑、修改、推荐时则属于“应知”的范畴,构成帮助侵权。

能够看出,B站对于这类侵权内容并非完全没有政治手段。只不过,在处理手段和反应速度上仍显不够,这对于B站想要建成更全面更良好的学习园地这一目标来说,仍然是不小的阻碍。

“中国YouTube”的大野心

B站的破壁,其实早有显现,不过在上市之后,情况更甚。

如果说之前的B站是二次元的小众聚集地,那么现在的B站其实已经更像是多个圈层融合的交流平台。

有人开始说,B站变了,B站开始去二次元化了。但实际上,对于B站来说,去二次元化的描述并不准确。B站想做的既不是二次元小圈子,也不是去二次元的大众平台,而是范围全覆盖的“中国YouTube”。

近一年的时间里,B站在这方面也是铆足了劲。先是《人生一串》、《历史那些事》、《宠物医院》等一系列自制纪录片的出圈,吸引了不少新用户。

后来一次引发大范围关注的举动,则是花费8亿拿下LPL赛事未来三年总决赛的独播权。尽管当时有不少人议论“B站现在是人傻钱多吗?”,但究其根本,B站无疑是看中了LPL赛事背后潜藏的巨大流量,只要能够通过这次独播留住游戏粉丝,B站其实是相信能将他们培养成平台粉丝的。

更添一把火的,还不得不提到2019年末尾时,冯提莫正式入驻B站直播。虽然当时外界的评论声多为负面,但冯提莫这个直播淘金时代一姐所带来的流量和用户仍是喜人的。

紧接着,2019年最后一天,B站带来了一场声势浩大的“跨次元跨年演唱会”,当天通过直播观看的观众人数突破8000万人次,弹幕多达84.5万条。

加上近期多位明星的入驻,B站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。看似“人傻钱多”的背后,其实也有B站的底气。据企查查显示,2月13日,腾讯再一次投资B站,稳固了第二大股东的地位。

其选择的商业路径,显然与爱优腾等视频网站不同,如何成为一个囊括各个圈层,内容老少咸宜的综合性平台,正是B站走向“中国Youtube”的一步。

再说回如今成为潮流的“我在B站搞学习”,不论是知名教授、学者的入驻,还是个人UP的素材搬运,都一步步为B站打造出了一个拥有良好氛围的学习天地。

伴随年轻一代的学生对于学习的需求变化,这或许有可能成为B站突围的一次机遇。不过也如前文说提到的,版权侵权问题如若得不到合理的解决,那么B站也难以在这一内容版块上找到合理的变现契机。而这一切,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。

(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鞥润网立场)
  • 合作伙伴
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