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互联网

傅盛的焦虑:猎豹移动2019年亏损3.14亿,45款APP被下架

2020/4/2 11:06:00

撰写 | 三条

编辑 | 化雪


一年前,傅盛在个人公众号上推送《傅盛持续创新的十大“金句”》一文,但惨遭业界质疑——公司都做快做没了,还整天不忘作秀。


彼时的猎豹移动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,正处在业绩增速放缓、新业务未能打开市场的尴尬局面。在市场给了傅盛一年的时间后,猎豹移动的发展情况依旧没有好转。


近日,猎豹移动发布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。据财报显示,猎豹移动2019财年实现总收入35.88亿元(约合5.153亿美元),同比下降28.0%,归属猎豹移动股东的净亏损为3.14亿元(约合4510万美元),而2018年净利润为11.669亿元。


从财报反映的情况来看,2019年的猎豹移动不仅是营收下滑,更是由盈转亏。截至4月1日收盘,猎豹移动报收2.09美元,跌幅2.791%,市值仅为3亿美元,距离其最高市值逾50亿美元,已经跌去了九成。


2019或许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,但对于现在的猎豹移动来说,却很有可能是未来几年里最好的一年。


/ 01 /

主营业务惨遭腰斩

海外市场颓势尽显


猎豹移动成立于2010年,为全球用户提供工具应用服务,于2014年5月在美股纽交所上市,交易代码NYSE:CMCM。


据财报显示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,猎豹移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.65亿、49.75亿、49.82亿及35.88亿;同期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-0.8亿、13.48亿、11.67亿及-3.14亿。


自2016年开始,猎豹移动就开始出现营收增长放缓的迹象。其中,2017年与2018年的营业收入几乎持平,净利润小幅下滑。到了2019年,猎豹移动更是出现了营收、利润双双下滑的局面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,猎豹移动已经进入业绩增长的瓶颈期。


而猎豹移动2019年的这份成绩单,足以让投资人重新审视公司的发展。



数据来源:猎豹移动财报


从主营业务构成来看,猎豹移动的收入主要来自工具应用、移动娱乐和AI业务。值得注意的是,猎豹移动2019财年在工具应用方面的营收15.73亿元,同比下降49.6%,业绩贡献几近腰斩。


深扒2019年四季报发现,猎豹移动工具业务业绩下滑的表现更为严峻。据财报显示,猎豹移动四季度的工具类营收为2.986亿,同比下降61.9%。其中,约80.4%的收入来自于广告,下降原因主要是海外市场的移动工具营收下降,以及PC端相关收入的下降。


自2018年12月猎豹移动与Facebook合作的终止,猎豹移动攻占海外市场的颓势便显露出来,广告业务、MAU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,甚至让这一下滑态势延续到了2019年。


从盈利能力方面来看,据财报显示,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,猎豹移动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8.18%、64.22%、69.07%及65.38%,基本保持平稳;同期,销售净利润为-1.24%、27.65%、23.14及-10.41%。其中,2017年至2019年连续三年销售净利率下滑,2019年甚至为负值,表明猎豹移动的盈利能力持续下滑。



数据来源:猎豹移动财报


从猎豹移动2019年的业绩表现来看,海外市场显然对公司非常不友好,甚至出现了主营业务惨遭腰斩的情况。而这,正透露出猎豹移动当下的危局。


祸不单行的是,2020年2月20日,谷歌以“存在App外广告等破坏性广告问题”从Google 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近600款应用程序,并禁止其开发者进入Google Play商店及其广告网络,涉及猎豹移动旗下45款App,包括“猎豹清理大师”、“猎豹安全大师”、“LiveMe”在内的大部分App已经无法搜到。


由于猎豹移动的营业收入中,近20%来源于谷歌平台,谷歌一刀切的规则调整成了压垮猎豹移动海外业务的最后一根稻草,公司今后的收入将大幅缩水,而什么时候能和谷歌恢复合作还尚不明晰。受此消息影响,截至2月21日收盘,猎豹移动股价大跌16.94%。


傅盛在接受《晚点LatePost》采访的时候表示,“我知道工具会退潮,从2015年就知道。所以那时候我们就开始搞内容、搞AI。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,变化会是断崖式的。


可见,傅盛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。所以,傅盛给自己留下AI作为后手,希望AI能接替移动应用业务成为公司的业绩支柱。那么在危局中,一直以来被寄予厚望的AI顶上来了吗?


/ 02 /

AI难扛业绩大旗

猎豹移动陷入“至暗时刻”


早在2015年,傅盛就为猎豹移动勾勒了“移动工具、移动娱乐、AI”的业务架构。2018年,傅盛再次喊出了“ALL in AI”的口号,标志着猎豹移动开始加大对AI的投入力度。


2018年3月,猎豹移动在水立方的机器人发布会上,一口气推出5款机器人,并准备将AI和机器人打造成猎豹移动继移动工具、移动娱乐之后的第三条成长曲线。傅盛对在场的人喊道“机器人进化之路,今晚只是一个开始”,并以自己的纵身一跳来诠释猎豹移动“ALL in AI”的决心。


然而两年过去了,傅盛所说的“开始”,仅仅只是个开始。



图片来源:猎豹移动


从研发投入方面来看,据财报显示,猎豹移动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及2019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9.06亿、6.85亿、6.69亿及7.87亿,分别占当期营收的19.8%、13.87%、13.65%及22.8%。与2016年至2018年相比,猎豹移动在2019年确实加大了研发投入,印证了“ALL in AI”的决心。



数据来源:猎豹移动财报


我们同时也看到,猎豹移动2019年与猎户星空合作打造的智能服务机器人,在政府、公共设施、商城企业等20余个应用场景,落地了超过8000台机器人。其中,最大的应用场景是商场,落地了超过5000台,服务人次超过1.5亿,日均语音交互400万,AI业务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。



图片来源:猎豹移动


但从财报反映的数据来看,AI业务贡献的收入并不理想。


据财报显示,2019年四季度,猎豹移动的AI等业务收入为2830.5万人民币,同比下降33.9%,仅占当期总营收的4.6%。放眼全年,AI业务贡献的营收比重也仅占总营收的3.9%,并没有成为公司的盈利支柱,反而其研发投入是公司一笔重大的运营支出。


与猎豹移动“ALL in AI”的决心相比,AI业务难以在短期内提振业绩,才是猎豹移动这第三条增长曲线的真实样貌。


傅盛曾在接受腾讯《一线》采访时表示,“AI的链条很长,从硬件到软件到服务,而且现在外部竞争的加剧,都使得今天想做一家公司,做一个新的形态都不会那么快。所以,我们对AI这件事情有充分的耐心,并且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真的积累了很多过去从来没有积累过的东西。”


然而,受制于技术瓶颈、市场成熟度和同业竞争,傅盛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,“公司的机器人产品及解决方案为公司贡献大规模收入尚需时间。”可见,猎豹移动的AI还太脆弱,难以在危局中真正扛起业绩大旗。


不难看出,如今的猎豹移动海外业务受阻,AI业务在短期内又不能指望,傅盛与猎豹移动真正意义上陷入了“至暗时刻”。


为了缓解业绩压力,傅盛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,“猎豹移动将重新回归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,把猎豹移动的移动工具和超级休闲游戏带回国内。借此,在未来几个季度内为公司构建稳健的中期增长引擎。”


那么,这条计策在国内市场的前景如何呢?


/ 03 /

傅盛的挑战


面对刺骨的现实,傅盛带领猎豹移动从海外市场回撤,将移动工具和移动娱乐的业务重心放在国内。


实际上,国内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早就消退,市场竞争已经从蓝海厮杀成了红海。在这个时间节点,傅盛讲“猎豹移动回归国内市场”的故事,或许并不容易。


移动工具业务方面,猎豹移动并没有从工具思维转化成用户思维,“有流量、没用户”的问题依然存在。


我们不否认傅盛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,擅长基于用户的需求开发相关产品、建立矩阵,让猎豹移动始终走在开发新品的路上。但猎豹移动的产品工具类居多,用户粘性并不占优。


出海这些年,恰恰是因为用户粘性不高,让傅盛在海外苦心积累的一切,在规则调整下像流沙一样流失。此番猎豹移动的战线被迫转回国内,就必须要面对其在国内市场用户基础薄弱,用户留存率低的问题。


目前,国内移动工具市场被腾讯、360、百度、搜狗等公司牢牢把持。以手机应用为例,根据QuestMobile 2019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显示,2019年9月,腾讯手机管家MAU为1.7亿、360手机助手MAU为1.6亿;与此相比,猎豹旗下猎豹清理大师、2019年9月份的MAU为5825万,猎豹安全大师的MAU仅为1758万。猎豹移动想要通过移动工具实现赶超,仍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。



数据来源:QuestMobile


移动娱乐业务方面,猎豹游戏主打的轻游戏,面对国内游戏市场饱和的现状,竞争力着实有限。


猎豹移动的轻游戏最大的优势是走量,通过快速的产品迭代占领市场。但是,当下是国内移动游戏市场的寒冬,游戏市场环境正面临着越来越挑剔的用户和强监管的制约。


目前,游戏公司每推出一款游戏,就要经历4-6个月的版号审批,且版号总局每月审批通过的游戏约为50个,国内有上百家游戏公司都在争夺每月的这50个名额,轻游戏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很难实现快速迭代。


在此背景下,虽然猎豹移动的部分游戏《砖块消消消》、《钢琴块2》、《滚动的天空》已经取得了游戏版号,但仍绕不开和腾讯、乐元素、4399、联众、九游等公司的交锋。


据七麦数据统计,近一年时间内,乐元素的《开心消消乐》IOS畅销榜排名基本稳定在前20;同期,猎豹移动的《砖块消消消》排名千名开外。其中,2020年3月31日,《开心消消乐》排名为16,《砖块消消消》排名为1194。按照该排名推测,《砖块消消消》在国内市场给猎豹移动贡献的收入微乎其微,猎豹移动想要靠轻游戏争夺市场,亦是举步维艰。


可见,傅盛带领猎豹移动回国发展,无论是移动工具还是移动娱乐业务,面临的挑战都十分严峻。



图片来源:七麦数据


总结来看,猎豹移动2019年的财报中写满了“焦虑”。这一年,猎豹移动的主营业务惨遭腰斩,AI又难以抗业绩大旗,过的异常艰辛。在海外市场受到各种排挤的情况下,傅盛选择带领猎豹移动回国发展。这就意味着,傅盛要放弃在海外市场积累的优势和资源,在国内重新开始,其难度不亚于重新创业。


在财报电话会上,傅盛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为4.9亿-5.4亿,环比下降11.8%到19.9%。对于猎豹移动来说,站在2019年净亏损3.14亿的起点上,“回国创业”就意味着公司在净利润表现方面将持续承压,猎豹移动的2020年或许更难。


版权声明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鞥润立场。本文系作者授权鞥润专栏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  • 合作伙伴
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新浪微博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